非理性效应:投资失败源于本能
作者:丹尼尔·克罗斯比
2020-03-22
摘要:一般认为“压力”是精神状态,其实忽略了它对生理的影响,压力过大将造成多种疾病。然而,给予适当的压力,也可令人做出更棒的决策,若操作适当更能提高工作的稳···

压力和肥胖、高血压、失眠及心血管疾病都脱离不了关系,约有25%的就诊都跟压力相关,最后还是会转诊给心理学家。当考虑到压力时,身心之间的关系会更明显,但没有任何其他因素可以像金钱那样,激发出强烈的压力反应。

投资人想要管理压力以改善投资成果,必须先了解这是非常确实的生理现象。曾经当过交易员的神经科学专家、专精研究投资压力的约翰·柯慈在《纽约时报》指出:“多数人以为压力主要是心理现象,是因为发生一些令人讨厌的事情而感到不安的状态。但是你如果想要了解压力,就必须先打消这种看法。压力反应主要都是在身体上,都是身体在为即将采取的行动做准备。”

源自生理大脑备战中

根据压力与投资绩效的“倒U字模型”显示,压力太小的话,你会瘫软在沙发上起不来,但要是压力太大,你可能会喘不过气。在适度的状况下,由压力产生的皮质醇会是神奇灵药,可以提升我们的生理反应、强化记忆、促进学习、增强感官刺激、提升活动力,但要是压力持续太久,会产生行为灵活度降低、免疫系统受损等问题。

约翰·柯慈的第一项研究是在市场波动期间建立皮质醇分泌的基线效应,这个研究发现,交易员的皮质醇水平在短短八天之内,就大增68%!

而后续的研究,他利用皮质醇水平对交易员的影响,发现他们在进行赌博任务时的风险管控,因为皮质醇水平升高,受测者对风险的偏好降低了44%。

“风险承受”过去被认定为是一种精神概念,但柯慈的研究结果改变传统看法,描绘出身体与精神之间更为生动的相互作用。正如他所言:“经济学大多认为风险偏好是稳定的特征。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,这种假设只是误导。人类的风险偏好,天生就是不断变化,这是我们应对压力和挑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”

我们再次发现,原本以为是内心自我意志的决策和想法,其实是可以被外部因素大幅度地操纵。而正确的金融冒险,也不是纯粹依靠意志力和推理的智力谜题。

“规避亏损”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,在生理上,已演化成由大脑的特定部位来处理。当我们预期会有财务收益时,毫无意外任务时的风险控管,因为皮质醇水平升高,受测者对风险的偏好降低了44%。

“风险承受”过去被认定为是一种精神概念,但柯慈的研究结果改变传统看法,描绘出身体与精神之间更为生动的相互作用。正如他所言:“经济学大多认为风险偏好是稳定的特征。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,这种假设只是误导。人类的风险偏好,天生就是不断变化,这是我们应对压力和挑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”

我们再次发现,原本以为是内心自我意志的决策和想法,其实是可以被外部因素大幅度地操纵。而正确的金融冒险,也不是纯粹依靠意志力和推理的智力谜题。

“规避亏损”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,在生理上,已演化成由大脑的特定部位来处理。当我们预期会有财务收益时,毫无意外的是大脑腹侧纹状体的“伏隔核”变得活跃,因为这个部位跟正面刺激有关。

赔钱的痛,和身体受伤一样痛

但预期亏损的思考是在“前脑岛”进行,前脑岛是针对负面刺激起反应的大脑部位。也就是说,光是思考财务亏损,跟身体实际上受到伤害的感觉很可能是一样的,因此我们大脑面对亏损的反应,会深刻地影响行为。

斯坦福大学的布莱恩·克努森指出,在碰上亏损之前,投资人都会以理性而自利的方式来交易。克努森在实验中让受测者从三种投资选择其中一种:低风险债券和两种风险与报酬都不确定的股票。债券很简单,每次保证报酬一美元,而股票的变化就大得多,其中一支股票是有较大机率可赚十美元、较小机率会赔十美元,另一支股票则刚好相反,赔钱机会大于赚钱。

克努森观察受测者进行投资任务时的大脑活动,注意到投资人一开始大都会进行理性交易,而决策时大脑的理性中心也最活跃。但这是在他们遭遇意料之外的亏损之前。

一旦经历过亏损以后,大脑的疼痛中心随即被唤醒,之后的决定往往就比较不理性。亏损让投资人趋于保守,引发他们对于稳定债券的非理性偏好,这对整场游戏的报酬带来破坏性影响。这真是非常奇怪的峰回路转,让人类具备优势的特质,竟然正是我们在投资领域吃瘪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热门文章